標籤  |  希望

一線曙光

馬爾科姆·蒙格瑞奇(Malcolm Muggeridge)在二次世界大戰中擔任間諜記者,在一個陰鬱的夜晚他寫道﹕「我躺在床上,渾身都是陳腐的酒味,絕望籠罩著我。我孤獨地存在於宇宙中,好像永遠都看不見一線曙光。」

失去光輝

我再也無法重拾女兒梅莉莎昔日的光彩了。她中學時期興高采烈地打排球的美好身影,似乎也漸漸從我的記憶中消逝。有時我甚至難以記起,每當我們全家聚在一起時,那掠過她臉上愜意的羞澀笑容。梅莉莎在十七歲那年過世,她帶給我們的歡樂也因此落幕。

光之守護者

人們稱他們為「光之守護者」。

日蝕

我準備了護目鏡,選定絕佳的觀望位置,帶著自家做的小蛋糕。與世界各地的民眾一樣,我們全家也一起觀賞罕見的日全蝕景觀,看著整個太陽逐漸被月亮的陰影遮住。

從水中經過

電影《烈火邊境》講述了美國南北戰爭期間,紐頓·奈特(Newton Knight)因支持解放黑奴而逃離南軍,並率領一些南軍逃兵和奴隸組成反抗軍抵抗奴隸主。許多人視奈特為英雄,但在他開始叛逃時,兩個奴隸曾救了他一命。那時他的腳受了傷,這兩個奴隸把他帶到沼澤地並照顧他,後來也有其他的叛軍陸續加入他們組成反抗軍。若這兩個奴隸當時離棄奈特,他肯定無法存活,更不可能成為英雄。

歸屬

羅賓與莎娜兩人都經歷過喪偶之痛,數年後,兩人因相戀而結婚,兩個家庭也結合在一起。他們將這個新的家庭命名為「哈腓拉」(希伯來文意指「在痛苦中產生」),代表它是在苦難中淬礪出來的美好事物。夫妻倆強調,他們建立這個家並不是要忘掉過去,而是要從灰燼中迎向新生、擁抱希望。這個家是一個讓他們有歸屬感,能一同享受生命的地方,在這裡他們能對未來充滿盼望。

絕望之處

歐牧師在某個城市從事青少年事工,難以想像當年他曾在當地吸食海洛因,他的改變讓人看到上帝的作為。上帝以奇妙的方式,改變了他的心,讓他從一個吸毒者變成牧師。他說:「我期望這些孩子們別重蹈我的覆轍,也不要再受同樣的苦。我相信耶穌一定會幫助他們!」這些年來,上帝救他脫離毒癮的轄制,而且不在乎他的過去,仍賦予他重要的使命。

友誼長椅

非洲國家津巴布韋(辛巴威)飽受戰爭創傷,失業率極高,人民深陷絕望,直到他們在「友誼長椅」尋得希望。失去盼望的人可以來到「友誼長椅」和「祖母」說話,這些受過訓練的年長婦女會聆聽抑鬱者的掙扎。以他們國家的語言來說,抑鬱就是「憂思過重」。

盼望何在?

佈道家愛德華·佩森(Edward Payson,1783-1827年)的一生極其艱苦。他弟弟的離世令他大受打擊;他本身罹患躁鬱症,且飽受嚴重偏頭痛的折磨;一次墜馬意外使他的手臂癱瘓,後來他還差點死於肺結核。但令人驚奇的是,這一連串的遭遇並未讓他灰心絕望。根據他的朋友透露,佩森在過世前仍滿有喜樂。這怎麼可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