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憂傷

並非如此

一名男子追悼他英年早逝的朋友時說:「多麼希望結果並非如此!」這話道出人類亙古的哀痛。死亡令人震驚、受創。我們承受錐心之痛,想要挽回那不可能逆轉的結果。

永是天父

當修奇和明麗忍痛讓他們唯一的孩子回天家後,就碰上此後不知如何自稱的難題,因為沒有一個專用詞語可用來稱呼失去兒女的父母。例如,妻子失去丈夫,稱為寡婦;丈夫失去妻子,稱為鰥夫;沒有父母的孩子,稱為孤兒。但失去兒女的父母,卻沒有一個稱呼可以定義這種錐心之痛。

同經幽谷

英國廢奴運動領袖威廉.威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的伯母哈拿.威伯福斯臨終前寫了一封信,信中提到她曾聽過關於基督徒離世的事:「一個奔赴榮耀美地的人是有福的,因他正與所深愛且未曾見過的耶穌同在。我的心為此雀躍不已。」接著,她說:「我的狀況時好時壞,但耶穌卻始終美善,祂一直恩待我。」

憂傷卻有盼望

計程車司機載我們前往倫敦希思羅機場的途中,跟我們分享了他的故事。他15歲時,為逃離戰爭與壓迫獨自來到英國。如今,11年過去了,他成家立業、養活妻小,若是在他的家鄉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雖然如此,他還是為了必須與雙親及手足分離而感到悲痛。他說,這段艱辛旅程,若是無法與親人重聚,就不算圓滿。

哀嘆無妨

我雙膝跪下,淚流滿面,向上帝哭訴說:「上帝啊,祢為什麼沒有看顧我?」那是在2020年新冠病毒疫情期間,我被解雇將近一個月,但申報失業證明卻出了問題,使我沒有收到失業補助,而美國政府承諾的紓困津貼也遲遲未至。在我內心深處,我知道上帝能解決一切困境,也相信祂真的愛我,並會看顧我。但在那一刻,我卻覺得祂棄我於不顧。

困境與憐憫

在詹姆斯·巴利(James Barrie)六歲時,他哥哥大衛就在一次滑冰事故中不幸喪生。那是大衛十四歲生日的前夕。隨後幾年,詹姆斯盡最大的努力撫慰母親瑪格麗特。瑪格麗特雖深切悲傷,但有時會安慰自己,大兒子永遠不必面對成長後的挑戰。數十年後,詹姆斯藉由母親的想法,憑著豐富的想像力,創造出深受喜愛的兒童故事人物──不會長大的男孩彼得潘(Peter Pan)。就像一朵花從水泥路面破土而出,美好的事物也能從難以言喻的悲痛硬土中產生。

至深之處

雨果(Victor Hugo,1802-1885年)是十九世紀法國的詩人及小說家,親身經歷了法國社會及政治的動盪時期,《悲慘世界》或許是雨果最為人知的經典著作。經過一個世紀後,這本小說改編成了音樂劇,成為我們這世代最受歡迎的作品之一。這並不令人感到訝異,正如雨果曾說:「音樂表達了那些不能言喻卻又無法對其保持沉默的事物。」

道別與重聚

我哥哥大衛因心臟衰竭突然過世,使我的人生觀產生了巨大的改變。我們家有七個兄弟姐妹,大衛排行老四,但他卻是我們之中第一個過世的。當時他的意外猝死讓我反覆思考了很多事。當然,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家未來會面對更多親人離世,而較少迎接新生命的到來,道別的機會也會像問候那樣多。

在悲傷中信靠上帝

國漢在得知自己確診是癌症末期之後,他與妻子凱柔因著上帝的感動,決定在網路上分享自己這段罹患絕症的心路歷程。接下來的兩年,他們透過網路與人分享他們的喜悅、悲傷和痛苦,深信上帝能用他們的軟弱來幫助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