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永生

為我們預備地方

我們家打算要養一隻幼犬,我11歲的女兒於是為此研究了好幾個月。她清楚知道小狗該吃些什麼,以及如何讓牠順利適應新家。除此之外,還有其他數不清的細節。

獅子,羔羊,救贖主!

兩座莊嚴的石獅子駐守在紐約公共圖書館的入口處。自1911年圖書館落成以來,這兩座由大理石雕成的石獅子就傲然屹立於此,最初它們被暱稱為「萊諾克斯獅」和「阿斯特獅」以紀念圖書館的創辦人。但在經濟大蕭條時期,當時的紐約市長拉瓜迪亞將它們改名為「剛毅」與「堅忍」,因他認為這是紐約人在那充滿挑戰的歲月中應展現的美德。至今,這兩座石獅子仍被稱為剛毅與堅忍。

做得好!

我兒子博恩在學校擔任美式足球教練,最近他們經歷了一場苦戰後,輸掉了州際冠軍賽,而對手在過去兩年都保持不敗紀錄。我傳訊息給兒子表示惋惜,他簡短地回覆說:「孩子們已奮力作戰!」

填補空虛

美國心理學家瑪德琳.萊文(Madeline Levine)注意到這個15歲女孩試圖掩飾自殘的行為。這女孩把長袖T恤的袖子拉至一半以掩蓋自己的手臂,而這正是自殘者慣用的方法。當女孩拉高袖子時,萊文大吃一驚,她竟用剃刀在上臂刻了「空虛」一詞。萊文非常難過,但又感到欣慰,這個女孩終於願意接受必要的協助。

感恩與盼望

莉莎看到許多秋季的裝飾都帶著死亡的氣息,有時甚至看似陰森,令人毛骨悚然。因此,她想方設法要改變這晦暗的季節,為人們帶來盼望!

我們需要的水

貝加爾湖是世界最深的湖泊,景色遼闊壯觀。此湖深達1,637公尺,長636公里,寬79公里,佔世界淡水總量的五分之一。然而,世人卻無法取得這裡的水。這是因為貝加爾湖位於西伯利亞,是俄羅斯境內其中一個最為偏遠的地區。現今全球許多地區嚴重缺水,但令人惋惜的是,如此龐大的水源卻深藏在人煙罕至的地方。

貧民窟之歌

南美洲巴拉圭的卡特烏拉是個小貧民窟,那裡的村民極度貧困,只能靠垃圾場內的回收物品維生。然而,在這沒有指望的環境裡,卻孕育出一支美妙的管弦樂團。

婚筵

在我好友德夫17歲的女兒梅莉莎去世的前一年,我的摯友雪倫就已經過世了。她們都是因嚴重的車禍而喪生。有一晚,我夢見她們倆有說有笑地在一個大型宴會廳裡懸掛彩帶,我走進了大廳而她們沒有理睬我。那裡有個鋪著白色桌巾的長桌,桌上擺著金盤和高腳杯。我問她們,我是不是能幫忙佈置,但她們似乎沒聽到我的聲音,只專注於手邊的工作。但過了一會兒,雪倫說:「這場宴會是梅莉莎的婚筵。」

放手

安寧病房的護士告訴我:「你的父親已進入彌留狀態。」「彌留」是指臨死前最後的階段,對我而言這是個陌生的新名詞,讓我感到像是進入一條去而不返的單行道。在我父親離世前,我與妹妹雖不確定父親是否還聽得見,但我們還是坐在他的床邊,親吻他光潔的頭頂,輕聲告訴他上帝對他的應許。我們吟唱詩歌《禰信實何廣大》,又誦讀詩篇23篇。我們向他述說,我們愛他,並且謝謝他這位好父親。我們知道他渴望與耶穌相聚,便告訴他只管放心地離開。我們忍著心中的悲痛說這些話,學習放開父親的手讓他離開。幾分鐘後,我們的父親就喜樂地蒙主迎接進入永恆的家。

人生終站之後

在1968年4月3日晚上,馬丁路德·金恩博士發表了最後一篇演說《我已到達山頂》(I’ve Been to the Mountaintop)。在演說中,他暗指自己可能將不久於人世。他說:「我們眼前還有些艱苦的日子,但我現在並不在乎,因為上帝已經允許我站在山頂上,看到了應許之地。或許,我無法跟你們一起到那裡……但是今晚我很開心。我不擔心任何事;我不畏懼任何人。我的眼睛已經看見主降臨的大榮光。」隔天,他就遭到暗殺了。

寶貴的離世

對於雕刻藝術家莉茲•謝珀爾(Liz Shepherd)在2018年的作品展《等候》,一名記者如此描述:「這個作品展讓我們覺得生命是彌足珍貴、脆弱和不可捉摸的。」謝珀爾在父親臨終前隨侍在側時受到了啟發,希望藉著這作品展傳達那股渴望、失落的空虛感,以及對於所愛之人離世的無力感。

已知誰獲勝

我的主管是某大學籃球隊的超級粉絲。今年這個球隊贏得了全國冠軍,有位同事就發簡訊恭賀他。其實我的主管還沒機會看這場決賽,他十分懊惱,因為還沒看比賽就已知道結果。但他也承認,等他有機會看這場球賽時,即便比賽接近尾聲時兩隊分數逼近,他也不會緊張,因為他已經知道誰獲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