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聖經

起飛

當我們參觀一艘航空母艦時,一位噴射戰鬥機飛行員解釋說,飛機需要時速56公里的風,才能從如此短的跑道上起飛。為迎向這種穩定的風,艦長要將航艦轉成逆風方向。我問道:「飛機不是要順風起飛嗎?」飛行員回答說:「不是。噴射機必須逆風而飛,而這也是唯一能起飛的方法。」

言行一致

當最小的兒子維維上幼兒園的時候,我便開始讀聖經給我兩個孩子聽。我會尋找機會進行教育,分享適用於我們情況的經文,並且鼓勵他們與我一起禱告。維維常常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夠牢記經文。當我們陷入困境、急需智慧時,他會脫口說出一些綻放上帝真理亮光的經文。

上帝的指南針

在二戰期間,錫曼諾夫(Waldemar Semenov)在美國一艘商船上擔任初級工程師。在距離北卡羅來納州海岸約480公里處,一艘德國潛水艇浮出水面並向該商船開火。商船被擊中後,隨即起火燃燒並開始下沉。錫曼諾夫與船員們將救生艇放到海中,靠著救生艇上的指南針駛向航道。三天後,一架巡邏的飛機發現了他們的救生艇,通知美國海軍艦艇於隔日將眾人救起。幸好有那個指南針,錫曼諾夫與其他26名船員才得以獲救。

傳述聖經

在荷蘭人家裡常見的藍白色裝飾性瓷磚,最初是在荷蘭南部的台夫特市製造的。磁磚上通常描繪了荷蘭人熟悉的的圖案:美麗的自然風光、隨處可見的風車,以及人們工作和玩耍的場景。

相信聖經

葛理翰是位著名的美國佈道家,有次提到自己曾無法相信聖經全然無誤。有天晚上,他在聖貝納迪諾山上的退修中心,獨自在月光下漫步靜思時,他雙膝跪地,將聖經擺在樹墩上,然後磕磕巴巴地禱告說:「上帝啊,聖經裡有許多事我根本無法理解!」

安度人生風暴

在1999年7月16日,小約翰·甘迺迪駕駛的小飛機墜入大西洋。調查人員判定,事故起因是一種稱為「空間迷向」的常見失誤。當飛行員由於能見度低而迷失方向,忘記依靠儀器幫助他們成功到達目的地時,就會出現這種現象。

用真理對抗謊言

我把聖經放在講臺上,看著臺下一張張熱切等著我開始分享信息的臉龐。我已為此禱告,也預備了講章。為什麼我會說不出話來呢?

比蜜更甜

在1893年10月,芝加哥舉辦的世界博覽會人潮洶湧,當地的劇院全都暫停營業,因為劇院的業主認定所有人都會去參加世界博覽會。但佈道家德懷特·慕迪(Dwight Moody,1837-1899年)仍想按計劃舉辦佈道會,在芝加哥另一端的音樂廳裡講道與教導。當時慕迪的朋友叨雷(R. A. Torrey,1856-1928年)懷疑他能否在博覽會當天吸引人群。雖然有超過70萬人前往博覽會,然而靠著上帝的恩典,也有許多人來參加佈道會。事後叨雷總結說,眾人之所以前往,是因為慕迪熟知那本世人最渴望瞭解的書──聖經。叨雷盼望人們也像慕迪一樣喜愛聖經,全心投入並持之以恆地閱讀。

關懷書信

數十年前,美國精神科醫生傑利‧莫多(Jerry Motto)發現表達關懷的信具有莫大的影響力。研究顯示,寄信給曾企圖自殺的出院患者表達關心,可讓病患的再自殺率降低一半。近來,醫務人員也發現在跟進重度憂鬱症患者的治療時,發送關懷的簡訊、明信片、影片或圖像,也具有同樣的效果。

記這些事

在1943年9月7日,荷蘭猶太裔女作家賀樂孫(Etty Hillesum)在明信片上寫道:「主是我的高台⋯⋯我們唱著歌離開集中營。」她從火車上丟出這張明信片,而這也是她留下的最後一份文件。同年11月30日,她在奧斯威辛集中營遭殺害。賀樂孫在日記中描述在集中營的經歷,這些日記後來被翻譯與出版。她從自己的角度記述了納粹佔領下的恐怖事件,以及上帝所造世界的美好。這些日記被翻譯成67種語言,讓許多讀了這些日記的人,可以相信在邪惡之外仍有美善。

永不放棄

南蘇丹的克利科族主教尼戈(Semi Nigo)用「戰爭頻傳,遙遙無期」,形容他的教會渴望擁有克利科語的聖經,但卻一再被延誤的情況。事實上,在這之前,他們未曾有過克利科語的文字印刷。幾十年前,尼戈主教的祖父勇敢地開始翻譯聖經的工作,但因戰爭和局勢動盪而使翻譯事工一再受挫。然而,儘管他們所處位於烏干達北部和剛果民主共和國的難民營屢屢受到襲擊,主教和信徒們仍堅持進行聖經翻譯事工。

預報者的失誤

在1938年9月21日中午,一位年輕的氣象學家查理·皮爾斯(Charles Pierce)對美國氣象局發出預警說,有兩道鋒面正造成強大颶風,吹向美國北部的新英格蘭。但當時的氣象局局長卻嘲笑皮爾斯的預測,並斷言颶風這種熱帶風暴不會到達那麼偏北的區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