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聖靈

垃圾變寶藏

在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的貧民區,垃圾清潔工古鐵雷斯(Jose Alberto Gutierrez)的家就在一條陡峭街道上,他家的外觀沒什麼特別,但卻是個藏書豐富的免費圖書館。古鐵雷斯從垃圾堆中收集了25,000本被人丟棄的書籍,讓社區中貧困的兒童有書可讀。

祂是誰?

在結束蜜月旅行的返家途中,我和丈夫正在機場等待托運行李。我用手肘推了他一下,指了指站在附近的一位男士。他瞧了一眼,納悶地問:「他是誰啊?」

軟弱得幫助

安妮·薛佛·米勒(Anne Sheafe Miller)於1999年與世長辭,享年90歲。其實早在1942年,她就曾因流產引發敗血症而藥石罔效,險些送命。當時,和她在同一間醫院的某位病患提到他認識一位科學家,一直在研究一種神奇的新藥。於是,安妮的醫生強烈要求政府特別通融,給予安妮一點這種新藥。安妮使用輕微的劑量之後,體溫竟在一日之內恢復正常!盤尼西林(青黴素)就這樣救了她一命。

溝通無礙

我通常將閱讀資料及工作文件存在平板電腦。一次當我在亞洲出差時,平板電腦卻突然無法操作,就是人們所說的「死機黑屏」。我好不容易找到一間賣電腦的商店,卻遇上另一個麻煩,那就是我對中文一竅不通,而維修人員不會講英語。怎麼辦呢?沒想到,他竟找到一個軟體,當他鍵入中文,我卻能讀到英文;當我鍵入英文,他卻能讀到中文。這個軟體,讓我們雙方就算語言不通,仍溝通無礙。

不再孤單

一位作家朋友為印尼的傳道人撰寫聖經指南時,對於這個國家的團結文化深感興趣。每個印尼人都有一種「互相合作」(gotong royong)的概念。在鄉村裡,村民們會一起修補屋頂或重建橋樑、小路。我的朋友說:「就連在城市裡,人們也會結伴而行,例如讓人陪著去看醫生。這是一種文化規範,所以你永遠不會孤單。」

上帝的孩子

我與父母一同參加主日崇拜,我們按照慣例一起手牽手背頌主禱文。當我站在他們倆的中間,一手緊握母親的手,另一手緊握父親的手,一個讓人欣慰的想法不禁浮上腦海,那就是我永遠是他們的女兒。我雖已步入中年,卻仍然是他們最親愛的孩子。這提醒了我,我不僅是他們的孩子,也永遠是上帝的孩子。

隨時的幫助

馬迪因脊椎受傷而四肢癱瘓,但他決定要回學校取得企業管理碩士(MBA)學位。馬迪的母親茱蒂幫助他實現了這個目標。在馬迪上的每堂課、每個小組討論,茱蒂都會坐在馬迪身邊,幫他抄筆記和處理相關的技術問題。甚至在領取畢業證書時,她也推著他上台領取文憑。馬迪從母親那裡得到持續和實際的幫助,實現了這原本不可能達成的夢想。

難以言喻

在一個聖經奉獻禮上,一名非洲族長拿到了以他們的方言所翻譯的聖經,他興奮地高舉手中的聖經喊著:「現在我們知道上帝瞭解我們的語言!我們可以閱讀用我們的母語所寫成的聖經了。」

行上帝之路

我拍拍兒子的肩膀說:「我們要往這邊走!」我帶領他穿過人群,好追上走在前面的妻子和女兒。當我們全家人在遊樂園玩的這一整天,我經常都需要這樣提醒他。兒子愈發疲憊,就愈發容易分心,這使我不禁十分納悶:為什麼他就是不能緊跟著家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