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與上帝相交

不像昨天

孫子傑伊小的時候,我的兒子和媳婦送他一件運動衫做為生日禮物。他興奮地立刻換上,整天都開心地穿著。

友誼的記號

記得童年在迦納時,我總是很喜歡牽著父親的手,一起走在人潮擁擠的地方。他既是我的父親,也是我的朋友,因為在我的文化裡,牽手是真實友誼的記號。我們經常一邊走,一邊談論各種話題。無論何時感到孤單,我都可以從父親那裡得到安慰。我十分珍惜父親的陪伴!

菲卡的精神

我家附近有間名為菲卡(Fika)的咖啡屋。在瑞典語中,菲卡意為與家人、同事或朋友一起喝咖啡和吃糕點的休息時間。我不是瑞典人,但菲卡卻充分描述了我最喜歡耶穌的一件事,就是祂會安歇片刻,與人一同吃飯和休息。

耶穌伸手搭救

有時生活會忙碌不堪:課程艱深,工作疲累,浴室需要清洗,又有朋友早已約定的相聚。我甚至忙到每天只能花幾分鐘讀聖經,然後告訴自己下週必定要多花點時間親近上帝。但沒過多久,忙碌的時間表又讓我分心,我被一整天的事務淹沒,根本沒想到要向上帝尋求幫助。

心靈飢渴

我丈夫開車載我去處理一些雜事,我順便用手機瀏覽一下電子郵件。車子經過一家售賣甜甜圈的商店時,我的手機竟然出現了那家店的甜甜圈廣告。看到這則廣告頓時使我感到饑腸轆轆,這家商店使用科技吸引顧客上門的手法,實在讓人驚嘆。

全然倚靠

蘿拉的母親正接受癌症治療。某天早晨,蘿拉和一位朋友一起為母親禱告。這位朋友多年來因腦性麻痺而不良於行,她禱告說:「親愛的主,祢供應我一切所需,求祢也為蘿拉的母親供應一切。」

垃圾中的戒指

大學時,一天早上當我在宿舍醒來,看到我的室友歌莉十分焦急,原來是她的印戒不見了。我們找遍每個角落,甚至第二天早上還翻拉圾箱來尋找。

與主密契

記得有一次,我在某個晚宴中有幸能坐在佈道家葛理翰(Billy Graham)的身旁,這讓我畢生難忘。當時我覺得與有榮焉,卻也為該說些什麼才恰當而感到緊張。我想,如果問他在佈道生涯中最喜歡的是什麼,或許會是一個很有意思的開場白。然而,接著我竟然傻呼呼地向他建議可能的答案:是被各國總統、國王或女皇接見嗎?還是向全世界數百萬人傳福音呢?

年輕的史蒂芬是個無國籍的非洲難民,他不確定自己的出生地,不知道父親是誰,母親也去世了。他的母親曾因內戰而逃離故鄉,成為各國遊走的路邊小販。史蒂芬既無身分證,也無出生證明,於是他走進一所英國警局,請求警方將他逮捕入獄。對史蒂芬而言,沒有公民的權利和福利,監獄似乎比在街頭流蕩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