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不公義

面對懼怕

沃倫搬到一個小鎮牧養教會,他的事工有一些果效之後,有個本地人開始攻擊毀謗他。這人捏造一個故事指控沃倫做了可怕的事,並將此事告訴當地的報社,甚至把針對沃倫的控訴印成小冊子,準備郵寄給當地的居民。沃倫夫婦開始懇切禱告。若人們相信這個謊言,他們的生活將被徹底摧毀。

寬恕與公義

在1994年,當南非從種族隔離政權過渡到民主制度時,政府不得不面對兩難的困境,那就是該如何處理在種族隔離政權時期的罪行。國家領導人不能無視過去,但若是對這樣的罪行施加嚴厲的懲罰,卻可能加深國家的創傷。正如德斯蒙德·圖圖(Desmond Tutu)這位南非聖公會首位黑人大主教,在其著作《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中所說:「我們是可以要求公義,執行報復性的公義,但卻會將南非化為灰燼。」

珍貴的信仰

有位朋友說:「我喜歡縫紉!」她自小就在祖母的身邊長大,疼愛她的祖母經常為她縫製衣裳。她回憶說,每當聽到縫紉機發出嘎吱的響聲時,她就會興奮地猜想祖母正為她製作什麼新衣。

歡迎外人

我剛移居到異國時,我的第一次經歷就讓我覺得自己不受歡迎。那天,我的丈夫去一間小教會講道,我找了個位子正打算坐下,一位老先生就很不友善地對我說:「坐過去一點!」我被他粗暴的態度嚇了一跳。後來他的妻子向我道歉,並解釋說我占用了他們平常坐的位子。幾年後我才知道,以前會眾會出租會堂的長椅,藉此為教會籌募資金,也確保沒有人會占用別人的位子。經過數十年後,這種心態顯然依舊深植人心。

拯救窮乏人

如果可以選擇,你會去瑞士滑雪度假,還是到捷克拯救危難中的孩童?一個普通的德國猶太裔男士尼古拉斯·溫頓(Nicholas Winton),卻放棄滑雪度假而選擇了後者。在1938年捷克和德國之間的戰爭一觸即發之際,尼古拉斯前往捷克首都布拉格的難民營,看到許多猶太人惡劣的生活環境,強烈想要幫助他們的念頭油然而生,於是他便制定了一個救援計畫。他籌集了資金,在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前夕,讓六百多個孩童安全地離開布拉格,前往英國接受當地家庭的照顧。

遵行上帝的道

在1960年代,位於芝加哥西城繁榮熱鬧的北朗岱爾(North Lawndale)社區,率先成為不同種族混合居住的社區。一小群中產階級的非裔美國人在那裡購買「契約」房產。與其說是擁有房子,倒不如說是租房子,因為契約上的條件十分苛刻。只要欠繳一期的房款,就會馬上損失訂金,以及先前繳納的房款,並且失去房子。無良的賣方會以高價出售房屋,而原有的買主就會被趕出去,然後又會有另一個家庭以契約買下房子,這樣的情況因著人的貪婪而一再重複。

被恩典觸摸

在利夫‧安格(Leif Enger)的小說《靜水深流》(Peace Like a River)中,書中人物耶利米是一所學校的工友,獨力撫養三個孩子。他對上帝有極深的信心,而且在整本書中,他的信心一再經歷考驗。

使人和睦

在紀錄片《見聞者:溫德爾·貝瑞》中,作者貝瑞(Berry)以離異來形容這個世界的狀態,人與人,人與歷史、與土地離異了。原本應該完整結合的事物,已經變得支離破碎。當有人問他該如何回應這令人難過的景況時,貝瑞說:「我們無法把所有的事物結合為一體,但能將兩樣事物結合在一起。」也就是說,我們可以使兩件破碎分離的事物再次合而為一。

除去帕子

瑪麗·安·弗朗科因一場嚴重的車禍而雙目失明,她說:「我的眼睛就像被黑幕遮蓋了。」21年後,她因摔倒導致背部受傷,需接受手術治療,而這場與眼睛完全無關的手術,卻奇妙地使她恢復了視力!過了這麼多年,她又可以看見女兒的容貌了。神經外科醫生堅稱,她的視力恢復沒有任何科學理論可以解釋。美好與光明取代了看似無法改變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