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不公義

說話有時

在三十年冗長的歲月裡,這位非裔美國婦女在一間龐大的國際宣教機構忠心地事奉。但每當她試圖與同事討論種族歧視的議題時,大家總是沉默以對。終於,在2020年春天,幾乎全球各地都在討論種族主義。這時,她的同事們才開始公開談論相關議題。對此,她百感交集又甚悲傷,對於總算能談論這事感到欣慰,但對大家長久以來的沉默覺得不可思議。

不要報復

早晨,農夫駕著卡車開始視察農作物。當他到達農場最遠的邊界時,發現有人再次利用農場的偏僻位置而非法傾倒垃圾,使他怒不可遏。

「好」麻煩

身兼美國國會議員和公民權利領袖的約翰·路易斯(John Lewis)於2020年逝世,許多不同政治立場的人都表達哀悼。路易斯在1965年與馬丁·路德·金恩一起遊行,爭取黑人公民的投票權。路易斯在遊行中雖被打得頭破血流,傷疤遺留終生,但他仍堅稱:「當你看到不對、不正義、不公平的事,你有道德義務說出來,做點事。」他也說:「絕對不要害怕發出不同的聲音,也不要怕介入一些必要的、『好的』麻煩。」

挺身而出

克利福德‧威廉斯(Clifford Williams)沒有殺人,卻被判殺人罪而且面臨死刑。在死囚牢房裡,他一再提出上訴,要求重審對他不利的證據,但都徒勞無功。42年來,每一次的上訴都遭駁回。後來,政府部門的律師雪萊‧錫伯杜(Shelley Thibodeau)知道這件案子,不但發現毫無證據可以定威廉斯的罪,而且有另一名男子早已承認自己是兇手。威廉斯76歲時,終於被改判無罪,當庭釋放。

面對懼怕

沃倫搬到一個小鎮牧養教會,他的事工有一些果效之後,有個本地人開始攻擊毀謗他。這人捏造一個故事指控沃倫做了可怕的事,並將此事告訴當地的報社,甚至把針對沃倫的控訴印成小冊子,準備郵寄給當地的居民。沃倫夫婦開始懇切禱告。若人們相信這個謊言,他們的生活將被徹底摧毀。

寬恕與公義

在1994年,當南非從種族隔離政權過渡到民主制度時,政府不得不面對兩難的困境,那就是該如何處理在種族隔離政權時期的罪行。國家領導人不能無視過去,但若是對這樣的罪行施加嚴厲的懲罰,卻可能加深國家的創傷。正如德斯蒙德·圖圖(Desmond Tutu)這位南非聖公會首位黑人大主教,在其著作《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中所說:「我們是可以要求公義,執行報復性的公義,但卻會將南非化為灰燼。」

珍貴的信仰

有位朋友說:「我喜歡縫紉!」她自小就在祖母的身邊長大,疼愛她的祖母經常為她縫製衣裳。她回憶說,每當聽到縫紉機發出嘎吱的響聲時,她就會興奮地猜想祖母正為她製作什麼新衣。

歡迎外人

我剛移居到異國時,我的第一次經歷就讓我覺得自己不受歡迎。那天,我的丈夫去一間小教會講道,我找了個位子正打算坐下,一位老先生就很不友善地對我說:「坐過去一點!」我被他粗暴的態度嚇了一跳。後來他的妻子向我道歉,並解釋說我占用了他們平常坐的位子。幾年後我才知道,以前會眾會出租會堂的長椅,藉此為教會籌募資金,也確保沒有人會占用別人的位子。經過數十年後,這種心態顯然依舊深植人心。

拯救窮乏人

如果可以選擇,你會去瑞士滑雪度假,還是到捷克拯救危難中的孩童?一個普通的德國猶太裔男士尼古拉斯·溫頓(Nicholas Winton),卻放棄滑雪度假而選擇了後者。在1938年捷克和德國之間的戰爭一觸即發之際,尼古拉斯前往捷克首都布拉格的難民營,看到許多猶太人惡劣的生活環境,強烈想要幫助他們的念頭油然而生,於是他便制定了一個救援計畫。他籌集了資金,在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前夕,讓六百多個孩童安全地離開布拉格,前往英國接受當地家庭的照顧。